尾巴很大的海狗

切爆双担|出久总攻|饭茶
paka松|黄叶only

【出轰\切爆】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(上)

*23岁职场新秀,帅久相对开朗胜

*轰+胜友情向。

*这个部分基本没有切爆

*一如既往ooc

 

1

 

从小,轰就盼望自己长大之后能成为像All Might一样,战胜诸多看似不可能强敌的同时,又给世界带来温暖、希望与勇气的英雄。

 

但他后来发现,自己好像没这种天赋。

 

首先,他觉察到自己不太会笑。六岁时,为了模仿All Might自信的表情,他曾趁哥哥姐姐都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把自己锁在卫生间里,垫着板凳,对着镜子试图练习。但当看到玻璃映出的自己红白两色的头发,覆盖了左半边脸的褐色印记,小焦冻的脸部肌肉就不由地发僵,他盯着镜子,吞了口唾沫,努力想象着报纸上看到的All Might的脸, 强迫自己拉开嘴角,扬起双颊,半天,却始终笑不出来,镜子里那张神情紧张做作甚至有些恐惧想哭的怯懦脸,全完不像他心目中的英雄。看着,愣了一下,他快速地跳下了板凳,光着脚,冲出了卫生间。决定,自己以后只用行动来实践英雄之道。

 

后来,他上了小学,从周围人的反应,更确认了自己没法亦步亦趋地学习All Might。

身为英雄No.2,稳居每年最像恶人英雄排行榜前三的安德鲁的儿子。他从走进教室第一天开始,就发现身边与众不同的气氛,他的个头本来就比同龄孩子大,脸上又带着疤,才做完自我介绍,就看到台下同学,屏气收声,一双双天真的眼睛里,都向自己投来了敬畏又兴奋的目光,仿佛小鸟试探鹰,他知道大家都没恶意,但他也知道那并不是把自己当做同类的目光。

 

尤其,之后个性测试时,他把整座体育馆变成了冰霜森林,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不少人开始怕他,各种传说流言满天飞,而他又被动寡言,不做解释。很快,全校就都把这个英雄二代,默认成了一个不能招惹清傲孤僻的学霸贵公子,虽也谈不上避之不及(甚至有多人崇拜),但却是没谁敢主动把他当朋友。并且由于炎司严苛的英才教育,轰下课就回家接受个性训练,拒绝了大部分集体活动的邀请,久而久之,更加深了他在众人心中不合群的印象。

 

于是,在上高中前,轰没有一个可交心的朋友,而看着老爸也是独来独往,他也曾一度以为要成为英雄,把时间、精力全部投入到努力上,没有一起走的人,是很自然的、必不可少的事。

 

直到进入了雄英的那个春天开始。

 

 

2

毕业后的第五年,出了学校,A班初生的英雄们,都急于追随职业英雄们磨炼实战技艺,了解世界,聚少离多。

只每年末的英雄年会,辛苦一年的英雄们,从五湖四海汇集到东京,交换信息,联(打)络(架)感(斗)情(酒)的时机,也成了A班再度聚首一起放下负担尽情瞎闹的盛会。

 

“轰君,好久不见。哈哈,明明都当了五年的职业英雄,你看起来还是上学时候的阳子。”看到轰,日丽走了过来,递给他一块草莓蛋糕,她原本及肩的蓬松短发,现在已留长及腰,梳成马尾,垂在身后,看起来很精神。她比过去瘦了一点儿,穿着一袭合身轻盈的红色晚礼裙。而轰还是高中时的中分,怕麻烦似的,只套了一件白色的格子衬衫。

他谢了日丽,接过蛋糕。本来想说她留长发的样子很适合今天的裙子。”

这时,“是啊,相比轰,绿谷变化好大!”峰田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指着略远的地方,被各路女英雄团团围住,穿着深蓝色西服,身材修长挺拔,正在落落大方,微笑友善地回答各种问题的同班同学。“真看不出来,他尽然是个厚积薄发的潜力股。”眼睛都快掉出了。

 

闻言,轰心间一颤,他顺着峰田的手指,望过去,看见那张熟悉的笑脸,忍不住细细打量着他即便气质转变,却依然天真的娃娃脸,没放过每寸细节,淡淡的雀斑,被剪短、用啫喱水打理后英俊地飘在前额的柔软刘海,看着人时,仿佛永远在安静用心倾听、透着光的眼睛……不知道,半年前的伤是否已痊愈,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。

 

绿谷出久是他的第一个朋友。

 

他们战斗、出任务,配合默契,四年中,偶尔也会一起喝酒。

 

但是,半年前,发生了那件事后,这时,他分不清,他看着他对着女孩开心说笑,内脏灼烧的不适感,仿佛,自己一辈子,有可能会永远孤独生存的失落感。

 

到底是什么?

 

不知道那件事,于他是否算记忆。

 

“不全是外表,为了尽快重建All Might的信念,绿谷从毕业就非常勤奋,几乎全年无休,呆过好几家事务所,解了不少大案,排名一路上升,现在已经接近四十了,在新人中算是佼佼者,当然受欢迎。”一边的常暗,抿着啤酒,理性地分析道,“不过,”,他又看向轰,“轰也很厉害,半年前的横滨地下赌场案,要不是多亏了你和绿谷,逃跑的老板可能就把整个港口炸了。”

 

常暗举起酒杯,为表敬意,准备敬轰。

 

“多亏绿谷冷静。”轰也从餐台,拿起一杯啤酒,和常暗撞了一下,轻笑,仰头,一饮而尽,冰凉刺激的饮料灌入喉咙,泡泡和气味在他的神经和鼻腔中,横冲直撞,半年前,那个漆黑雨夜的记忆,零碎地在脑中跳跃着。

 

“轰君,你没必要喝这么急。”日丽关心。

 

“没事,”轰取下放下酒杯,摆摆手,打了个小嗝,“难得和大家在一起。”

 

“不愧是轰,干脆、利落,帅!”上鸣插了一句,鼻子正塞了面条,身边的耳郎捂着嘴笑得更厉害。

 

轰朝他们点了点头。

 

他眼角有点儿辣,大概是酒呛得。虽然已经决定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,要像过去一样和绿谷相处,可是……不甘心,忍不住又看向那个人所在的方向,想看透他的内心。

 

 

3

“喂,阴阳脸,你这家伙的眼睛都快贴在废久身上啦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每个字像用量精确的炸弹,进入耳道后,虽细却清晰。

 

轰回过神,嘴角不经意扯了扯,那家伙来了吗?

 

“这么明显?”

 

爆豪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,左边耳廓上的银色耳环在灯下闪闪发光,侧过头,龇牙说:“还不够明显,老子都来五分钟啦,你完全没看见!”

 

然后转而小声说:“想要的东西就赶快抢,这种瞻前顾后、畏葸不前的样子,说是比老子排名高一位的英雄,真是让人气炸啦。”

 

轰拍了拍爆豪肩,试图平息这只因为自己,比自己还愤怒的友人。

 

“胜己,这事你就别管。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你和切岛那么意气相投、率性而为的。”

 

“切,不试一试怎么知道。”这时,在说悄悄话的两人,刚好撞上了绿谷从远处投来的视线。

 

碧绿的瞳孔中,惊喜、温和,又一瞬转冷,藏着不解、恐惧和努力克制的怒气。

 

轰呼吸一滞,半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对上那双眼睛,期待,却更紧张。

 

但身为幼驯染,爆豪似乎看出了什么更有趣的东西。

 

“呐,阴阳脸,老子帮你个忙。下次有空,用全部实力跟我打一架。”爆豪拉开嘴角,突然像坏人一样,恶脸笑着。他没有看轰,只重重拍了轰肩膀,以示商量。便收回手,走上前,略仰着头,拉了拉领带,随便理了理身上暗红色的西装外套和青色的衬衣,表情慢慢收敛,朝着绿谷过去。

 

无意间,看到这一幕的芦户,戳了戳刚刚到场正在和大家寒暄的切岛。

 

“喂,切岛,你家爆豪又要去炸绿谷了。”

 

关于轰和卡为什么会是朋友的设定补充:

爆豪心直口快又唯我独尊的性格,对天然轰而言,相处起来还蛮轻松的。

临时英雄资格证补习的时候,最后一场考试是PVP,解开心结的轰,尽全力和卡打了一场,两败俱伤,但以微弱的优势赢了。于是,心满意足的卡,就不对体育大会耿耿于怀。见到轰,只想着PK、PK

两只做任务时,都是话少人狠的理智派,合作几次后,发现和对方挺有默契,虽然都没说,但渐渐关系就变好了。一般是爆豪指挥冲锋,轰补刀控场。

另外,因为暗恋出久,轰有些情感就没法对出久说,当然,也不太方便和作为女孩的八百万说,于是,唯一能找到的倾诉和请教的对象,就只有看起来口风很紧的,且全能到让人莫名其妙产生依赖感的爆豪。

对于爆豪来说,他身边的朋友,其实大多和切岛更亲(可以想象下男盆友的兄弟),轰算少数他独立结交的友人,并且轰看起来很闷骚,偶尔可以聊一聊自己不能和切岛说的事。

评论(7)

热度(95)